铝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铝罐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女人走了她没有说回来男人也没有挽回

发布时间:2020-07-13 17:05:54 阅读: 来源:铝罐厂家

核心提示:夜已经深了,黑暗中男人仰面靠在沙发背上,狠狠地,一口接一口地吸着烟。 这是个没有月光的夜晚,白天日光充溢的落地窗,此刻黑洞洞阴森森的,有些恐怖。世界已在酣然睡去,一切是那么安静。黑暗中听到男人沉重的呼... 夜已经深了,黑暗中男人仰面靠在沙发背上,狠狠地,一口接一口地吸着烟。

这是个没有月光的夜晚,白天日光充溢的落地窗,此刻黑洞洞阴森森的,有些恐怖。世界已在酣然睡去,一切是那么安静。黑暗中听到男人沉重的呼吸和深深的叹息。忽明忽暗的香烟头,在暗夜里频频闪烁。男人每一次都会很用力地吸上一口,然后把又辣又呛的烟雾吞入口中,经喉咙,由鼻腔徐徐呼出,让本就又辣又痛的咽喉在受到烟草刺激后,更加剧烈地疼痛。他觉得只有这样,才能让他忘记心头难以忍受的刀割一样的痛。

他没有睡意,直到此刻,他才真正明白,女人真的离开他和刚满三周岁的儿子了。是的,女人走了,因为无法忍受他的冷淡和漠视。

男人承认这是他的错。令男人没有想到的是,他以为女人离开,他会觉得轻松自在,如释重负。可是让他始料不及的是,他会在女人离开会出现心痛,而且伴随着从未有过的失落和迷茫。这种感觉如同蝼蚁一样,啮食着他的心脏,占据了他原本傲慢空洞的心!

刚刚儿子那一阵要妈妈的哭闹,把男人搞得精疲力尽。他用尽全身解数,也没有哄好儿子,最后,孩子哭累了,睡着了,腮上挂着泪痕。看着儿子稚嫩的睡梦中还在抽动的小脸儿,一向骄傲的男人,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到无助和心痛。束手无策的妈妈只是在一旁不住地打着“唉”声。此刻,妈妈也睡了,只有他一个人沉浸在黑暗里。

他怎么会心痛呢?男人自己也觉得奇怪。莫非他已经开始爱女人?男人不敢承认。可是他又不能给自己一个合理的解释。

七年的婚姻走到今天,男人不能不承认——他错了!而且错的很离谱。人们说婚姻七年之痒,她离开了。他害了女人,也害了自己和无辜的孩子,还有曾经的女友。

现在男人知道自己因为一时赌气,犯下了此生不可饶恕的错误,也毁掉了一生的幸福。可是,一切已经不能从头再来。此刻,他的心,被悔恨的苦水浸泡着,充溢着,侵蚀着,还时不时出现痉挛和疼痛,呼吸都觉得痛。现在他终于喝下自己酿造的苦酒,品尝到轻率的苦果。这一次,他彻底醒了。

相处四年的大学女友,结婚前夕,因为他执意要把乡下的妈妈接来同住,遭到女友坚决反对,婚姻不告而吹。那时,因为他们刚刚走出校门,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白手起家。租来的房子,只有十几平方,放一张双人床,摆了衣柜和书桌,走路都费劲,将妈妈接来是很挤,可男人不想把妈妈一个人丢在乡下,妈妈为了他一辈子含辛茹苦,他想让妈妈进城来享福。可女友坚持说等以后条件好,换一间大点的房子再接,为此他们吵了不知多少次,谁也说服不了谁,谁也不肯让步,最终也没有达成一致,而战火却燃越熊。最后一次激烈争吵后,女友气愤地说这婚不结了,你愿意找谁结就找谁结吧!哭着离开了,被怒火燃烧的他,理也没理,心想找就找,你以为我找不到吗?

一连两三周他们也没有互相联系。偏巧单位热心的大姐以为他没有对象,说给他介绍一个。他二话没说,就答应了。

见面后,他觉得很满意,女方不但身材修长,长的娇好漂亮,气质也佳,很有灵气,男人不知道为什么,鬼使神差地就点头应允了。

当然,女方对一表人才,风度儒雅,不苟言笑,有些矜持的他,一见倾心。

他们交往不到三个月,男人就提出结婚,女方也没有反对。男人说把母亲接来同住,她也欣然同意,男人很庆幸找到一个善解人意的女子为妻。当男人带着女人去乡下接妈妈时,妈妈没有来。原因很简单老人舍不得老屋,舍不得乡邻,舍不得乡下清新的空气,恬淡的生活,住不惯城里人鸽子笼式的楼房,说等将来不能动了再来。拗不过妈妈,男人和女人只好依了老人。

婚后的日子没有男人想象的激情和快乐。不知为什么,每次看到女人,他都会莫名其妙地想起和女友在一起的一幕幕,心里隐隐的痛,有什么东西蠢蠢欲动,若隐若现,让他难以摆脱,也难以控制。无论他怎么努力,怎么调整心态,他和女人也唤不起应有的激情和爱恋,虽然他眼里的女人也是无可挑剔无可指责的,可他对她没有感觉。

起初,女人以为男人矜持古板,故而也不敢轻易表现和造作,对他有的是敬畏。他们的生活曾一度陷入死寂的沉默,彼此之间都小心翼翼,客客气气的,相互间也很少正视对方。为了逃避这种尴尬,男人常常在单位加班。

一次醉酒,失态的男人怀抱着女人,声泪俱下,他不停地呼唤着女友的名字,不住地忏悔,女人终于明白了他们之间的症结,她欲哭无泪。女人是爱这个深沉的男人的,虽然男人根本就不爱他。

为了缓解这样的局面,保住这个家,女人决定给男人生个孩子,她以为有了孩子,男人或许就会好好和她过日子。

儿子出生了,给这个原本死气沉沉的家带来暂时的欢乐。可是没过多久,女人就发现自己错了,男人的心真的不在她的身上,他在这个家只是一个躯壳而已。

终于儿子在沉闷的家庭里一天天地长大,会走路,会逗大人开心了,万般无奈的女人决定离开男人,成全他的幸福。她要远走他乡,去南方,一个没有人认识她的地方给自己疗伤。孩子她现在还不能带在身边。

女人走了。她没有说回来。男人也没有挽留。他自己也不知道何去何从。

女友因为他的无情至今孓然一身,听同学说她不再相信爱情,也不再相信任何人。男人没有勇气去找她,或许更准确地说是无言以对。

女人走后,男人才忽然意识到这个被他忽视和冷淡的女人,原来已经成为他生活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他现在开始想她……

白山订做西服

西安订制西装

滨州工作服订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