铝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铝罐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深圳医疗第一贪孔德奇受贿56次赃款300余万-【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0:51:29 阅读: 来源:铝罐厂家

深圳医疗第一贪孔德奇受贿56次赃款300余万

9月18日15时,深圳市盐田区人民法院对孔德奇受贿一案进行公开审理。因该案影响巨大,从14时起,庭外就有大批媒体记者等候,庭审现场还有多名深圳市人大代表及数十名卫生系统工作人员旁听。1999年至2012年,被告人孔德奇在先后担任深圳市龙岗区大鹏人民医院院长、深圳市龙岗区平湖人民医院院长、深圳市龙岗区横岗人民医院院长期间,利用医院工程、药品采购、医疗设备采购和人事任用等机会,被指控先后受贿56次,先后收受贿赂324.2万元,可谓“第一贪”。

检察机关查明,深圳市盐田区人民检察院依法以受贿罪对孔德奇提起公诉,起诉书涉及16项犯罪事实,仅起诉书就有17页。

孔德奇一案不仅反映了一名官员是如何走上腐败之路的,更重要的是,它引发了公众对整个医疗系统医疗器械、药品招标等过程缺乏有效监督的思考。

“我送多少,孔德奇就收多少”

庭审开始后,公诉机关仅陈述被告人犯罪事实就用了半个多小时。

广告招牌及室内装饰工程承包商房某欣是孔德奇犯罪道路上的重要人物。早在2003年9月,孔德奇担任平湖医院院长一职时,他就在孔德奇的帮助下,通过询价招标的方式承包了平湖医院院外招牌和院内的零星工艺标牌的制作、安装工程。为了感谢孔德奇的帮助,在拿到相关工程款后,房某欣分两次到孔德奇办公室送给其现金共计人民币1.3万元。

此后,一发而不可收拾。无论是室内科室牌、索引牌,还是零星的工艺标牌、招牌,但凡涉及医院的设计、制作、安装工程,房某欣都能够通过孔德奇的帮助,通过询价招标的方式承包到。在赚到钱后,房某欣多次向孔德奇行贿。

法庭调查查明,房某欣每次行贿都是在拿到工程款后,或者请孔德奇去洗脚,或者请他出去吃饭,更多的时候是直接拿钱到办公室交给孔德奇——每次行贿的金额从几千元到几万元不等。

房某欣在事后承认,“每做一次工程,我就会送一次钱给孔德奇,大约是工程款的7%~10%,我送多少,孔德奇就收多少。”从2003年9月到2012年3月,房某欣先后分23次送给孔德奇16.2万元。

2005年7月,深圳市新泰医药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廖某某找到时任平湖医院院长的孔德奇,递上一份该公司代理的药品目录,请孔德奇帮忙让其公司代理的药品在下一年度进入平湖医院销售,一起交到孔德奇手里的,还有5万元。孔德奇收下钱后,交待药剂科主任办理。在孔德奇的关照下,2006年,新泰医药公司代理的药品顺利进入平湖医院。其后,廖某某又给孔德奇送了5万元,使该公司代理的药品2007年继续在平湖医院销售使用。

2009年10月,深圳安信医药有限公司的副总经理蔡某某用同样的方式送给孔德奇5万元,孔德奇将钱收下,将安信医药有限公司代理的药品目录交给医院药品遴选专家小组。从2010年5月到2012年5月,蔡某某分5次送给孔德奇人民币共25万元,在孔德奇帮助下,2010年~2012年6月,安信医药有限公司代理的药品持续进入横岗医院销售使用。

医疗设备采购是重头戏

在孔德奇受贿一案中,工程招标、药品采购只是“小打小闹”,重头戏是医疗设备采购。

早在1999年,深圳市汇松实业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任某平找到时任大鹏医院院长的孔德奇,表示希望大鹏医院采购该公司代理的彩色血流图成像系统,孔德奇表示同意。此后,大鹏医院向大鹏镇政府打报告要求划拨相关购置费用,并由任某平组织孔德奇等人对该公司代理的美国百胜牌彩色血流图成像系统进行参观。

这套美国百胜AU3彩色血流图成像系统最后以人民币98万元的价格购进了大鹏医院,仅任某平送给孔德奇的现金就有10万元。据任某平交代,为感谢孔德奇的帮助,事成后他约其在龙岗区大鹏街一家酒楼吃饭,席间将现金交给孔德奇。

另一名医疗设备供应商吴某华早在1999年就认识了孔德奇。在那一年向孔德奇推销设备成功后,吴某华开始了长达数年的行贿之路。

2003年,吴某华了解到平湖医院要采购一台彩超设备,就找到时任平湖医院院长的孔德奇帮忙,提供了其代理的彩超的参数给孔德奇,表示希望平湖医院能采购其代理的设备,孔德奇表示同意。在孔德奇的帮助下,吴某华借用广州华康医疗器械有限公司的名义,以人民币168.6万元的价格向平湖医院销售了一台韩国产的麦迪逊牌三维多功能彩色多普勒超声诊断仪。2004年春节后的一天,为感谢孔德奇的帮助,吴某华约孔德奇到平湖万绿湖酒店吃饭,席间,吴某华送给孔德奇现金30万元。

由于吴某华多次向孔德奇所在的医院提供设备采购,为了掩人耳目,吴某华在之后的多次“合作”中,不断变换不同医疗机构的名义。

从1999年到2011年,孔德奇任大鹏医院院长、平湖医院院长、横岗医院院长期间,先后帮助吴某华向这3家医院销售了多台医疗设备。每做成一笔生意,吴某华都会给孔德奇几万元到几十万元不等的“好处费”,而孔德奇则照单全收。这些贿赂累计达188万元。

对上门推销医疗设备的,孔德奇几乎是来者不拒。比如,他帮助邱某某向大鹏医院销售了一台细菌药敏鉴定仪,收取了4万元;帮助黄某某向平湖医院销售了一台X光机和一台全自动五分类血球仪,收取了30万元;帮助彭某某向横岗医院销售了宫腔镜、腹腔镜配置器械、输尿管肾镜、便携式彩超,收取了13万元。2012年,彭某某还销售了一台黑白B超给横岗医院,事先已经说好事后送给孔3万元,但钱还没来得及送,孔德奇就案发被抓了。

而下属晋职也成了孔德奇牟利的机会。2011年7、8月,横岗医院某社康中心一名护理组长晋升为护士长,当年中秋节,她到孔德奇家中,送上3万元。

2011年,龙岗区卫生系统招考职员。横岗医院某社康中心一名B超医生找到孔德奇,希望医院能在招考时解决其编制问题。在孔德奇的帮助下,横岗医院果真设置了B超医师岗位,该医生如愿以偿,通过考试成为横岗医院职员。之后,他送给孔德奇人民币3万元。横岗医院某社康中心负责人因孔德奇在面试中给他打了高分,使他顺利考取了横岗医院职员,该负责人也送给了孔德奇5万元。

金钱的威力如此强大,想报考横岗医院职员的某社康中心主任也趁2012年春节送给孔德奇现金两万元。不料,孔德奇东窗事发,他的钱打了水漂。

大权独揽的后果

在庭审结束后,一名前来旁听的医院人员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表达了他的困惑:“在诱惑到来的那一瞬间,究竟是自己的品德起的作用大,还是整个管理体制起到的作用大?”

为什么工程承包商会向孔德奇行贿?

根据医院规定,一般不超过20万元的工程,都由医院自主招标,通过“货比三家”,决定谁中标。而在中标人内定的情况下,参与报价的承包商往往是中标人找来“陪标”的,工程给谁做,就看孔德奇跟总务科如何打招呼。

为什么设备供应商会向孔德奇行贿?

尽管医院的医疗设备都是通过招标程序采购,但代理相同档次设备的公司很多,医院在招投标过程中采购什么参数的设备,由哪个代理商供货,院长有决定权。

行贿人吴某某曾说过:“只要院长肯帮忙,基本上都能顺利中标,所以中标后给院长送一定的好处费,也是约定俗成的事情。”而且,院长可以直接决定由哪个供应商按照其他医院的招标价格来提供设备。在结算阶段,如果打通了院长的关系,医院也会加快付款速度。

为什么调动、任免、招考中也有人向孔德奇行贿?

作为院长,孔德奇有权决定一个人能否作为人才引进,要不要跟他们签合同。而在人事任免、招考职员中,孔德奇理所当然地拥有极大的发言权。

为什么药品供应商会向孔德奇行贿?

广东省药品采购采取公开招标的形式,但统一招标后,在药品进入医院这个环节里,医院享有很大的自主权。首先,由药剂科在统一招标的采购目录范围内,根据医院的实际需求确定具体范围,然后,再由医院的药品遴选小组对该范围内的药品进行遴选。孔德奇作为院长,对哪些药品进入遴选范围具有决定权。

在庭审现场,孔德奇道出自己的“苦衷”:虽然收受了药品推销商的好处费,但他也只是帮助将推销商提供的药品名单列入医院的药品目录,但最后决定是否进入药房,还要经过专家组的勾选,“专家打不打勾,我说了不算”。

另外,来看横岗医院的规定,院长的岗位职责为“负责全院的行政管理工作及医疗、科研等业务工作,负责审查医院物资、药品供应和设备购置计划,审查基建、修缮工程的预决算,审批医院主要财务开支等”。如此大权独揽,且缺乏有效监督,为他受贿提供了极大的便利。

一名曾在医院设备科担任职务的人员告诉记者,事实上,每个医院在买医疗设备时,都是有倾向性的,因为必须要针对需求来确定,这就是所谓向设备提供方要求的参数。而这个参数,有时候就会发生倾向性。

有人甚至建议,即使是设备科这一类的岗位,虽然不是身居高位,但在配备人员的时候,首先就要考虑其家庭背景、个人品格等综合因素,把好选人关。更何况是院长这类关键岗位,必须要充分考虑候任者是否德才兼备。

社区居民和原单位为他求情

虽然涉案金额巨大,但在孔德奇受贿一案公开审理的过程中,辩护律师受孔德奇所在社区居民及医院机构的委托,当庭递交了求情书,称其经常义诊、帮助邻里、孝敬父母,在医院工作期间具备优秀工作能力,工作和个人成绩突出。

孔德奇从一个基层小组长开始,历任科主任,再到副院长、院长、党支部书记,一直到历任三个医院的院长,拿过广东省委、省政府授予的三等功,获得过国家、省、市各级奖励荣誉54次,被授予高级职称,可以说是一名勤奋有为的高级知识分子。

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一个有着美好前程的高级知识分子走上了今天的不归路?

侦查人员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检察机关搜查了孔德奇的住处,除大量现金、银行卡和存折外,还发现孔德奇家中有很多好烟好酒。孔德奇利用收取的贿赂款,先后在深圳市龙岗区欧景花园、盐田区大梅沙海世界公寓购买了住房,在龙岗区万鑫五洲风情购物中心购买了3间商铺。为了怕别人知道自己名下的房产太多,孔德奇使用了亲戚的名义购买、登记。

根据法庭调查,56次受贿收受的324.2万元,孔德奇除了“一部分零花钱花掉之外,还有一部分给患重病的父母治疗,剩下的部分则用于购买房产”。

据了解,孔德奇的父亲患有肝硬化晚期,已被多次下达病危通知书,先后十几次入院治疗;而母亲则身患乳腺癌、肾功能衰竭等疾病,每周要进行3次透析。

在孔德奇所在的深圳市龙岗区龙城街道豫园社区,因为孔德奇对父母的尊敬、孝顺,并对邻里进行过多次义诊救助,社区有居民向法庭递交了求情书。

而孔德奇历任的大鹏、平湖、横岗医院三家医疗机构,也提交了孔德奇在医院期间的工作表现,认为其“具备优秀的工作能力,工作和个人成绩突出”。

福建11选5手机版

叫我万岁爷内购免费破解版

苍穹之剑内购破解版